广州信息网

  • 享受广州生活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三天两晚七月丹霞登山实录

2018-9-6 05:03| 发布者: wys2lq| 查看: 43| 评论: 0

摘要: 天数:1 天 ...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丹霞山
广州
韶关
阳元山
金山
深圳
摩崖石刻
水上丹霞
南山

路线:

Day1 :晚上五点多抵达丹霞山(坐广州开往韶关东的火车抵达韶关,换汽车去丹霞山)

Day2:开始爬丹霞山 整天(长老峰景区和阳元山景区)

Day3:上午继续爬丹霞山,赶在8点前进山就无需再买票(长老峰景区 宝珠峰)

合计爬山15小时

一 抵达丹霞山

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爬山的?我决定好好回忆一下。

貌似是华山之行改变了我对爬山的看法,平时几乎不运动的我居然发力惊人,将身体比我壮实几个来回号称吃肉长大的陶远远甩出一条街,不畏大冬天以及雪后等恶劣自然条件,成功登顶华山东西峰,一时之间自信心膨胀不已,就这么征服了号称中国奇险天下第一山的华山了么?我不禁为自己心中蕴藏的小宇宙暗暗惊叹,得瑟对陶说,在爬山上,“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大概可以形容我这种人。

后来去爬南京的紫金山,被我称为“小土包”,三步并两步就登了顶太没难度远远不能体现我自以为是的蓬勃“实力”,再后来就是春节期间和陶雪中登泰山,一天10小时的上下山经历再次突破了个人身体极限,当下山抬头遥望夜空中那满天星斗的那一刻,我想我是体会到了爬山的乐趣,累并快乐着,宛如农民伯伯在一日劳作之后吃什么都很香一样,那种快乐,说起来就是这么简单。

所以当情流感童靴提议广州之后一并扫荡丹霞山,我表示出极大的兴趣,并拉上深圳工作的李同学,她亦是爬山一把好手,五月份刚徒步黄山,反正毫无娇气之风,吃苦耐劳,必要的时候完全可自动转化成壮劳动力,当后来我们在两天内徒步15小时,几乎将丹霞山几座山峰踏遍之际,我们坐在石凳上大口喘息,却仍不失豪气,笑得惊天动地,调侃放言:我们是金刚女汉子。

至于情流感童靴,是人瘦负担轻的缘故么?整个登山过程,他一直领先,健步如飞,充当向导,在遇到蛇啊虫啊等山林小猛兽时,镇定自若,将真相独自隐瞒下来,以免我们受惊,碰到岔路口则独自琢磨地图路线,因为地理白痴的我从不记路,对山路更是一脸茫然,总而言之,情流感以比我们多吃十几年饭多跑十几年路的素养与阅历,很好的发挥了带头大哥的作用。

丹霞山之行,情流感童靴早就以神一般的速度刷刷刷记录完毕,精彩纷呈,纪实中透着幽默,忍俊不禁,比起他,从速度上我是不可置否的望尘莫及,但,几个月后,重新回顾那7月夏日的登山之路,我想我会追赶那份认真,因为认真,是一种人生态度。

下面请让我拉开记忆那扇门,时间回到7月初。

广州和秋趣大姐,渝凡作别之后,和情流感奔赴火车站,与李同学碰头,本还担心两人初次见面是否会大眼瞪小眼,不知所措的困惑尴尬?结果两个李姓本家没几分钟就聊到一块,好吧,江湖儿女,豪爽大气,本是一家。

抵达丹霞山时已是日落时分,订的客栈就在景区的山麓之下,背倚群山,前依草坪,落日的余晖将山峰染上一层暖暖的颜色,我们放下行李,在草坪上各种手足舞蹈,像是从来没有看过落日一样。

天边开始出现浅浅的带着一抹紫红的晚霞,这时我们已坐在客栈的敞篷院子里,品尝农家自种的天然蔬菜,客栈老板的手艺并不能说有多么娴熟多么精进,若要挑剔,嘴刁的自诩来自美食之乡的我们甚至能挑出种种不是,比如菜不够辣,比如肉片不够嫩,比如色泽搭配上一片碧绿完全可以丰富些,但因为一份新鲜,一切有了可口的滋味。

想起很久没有在露天的院子里吃饭,初夏的凉风吹在脸上,还有不时几声犬吠给我们伴奏,远处晚霞散去,天色开始一片漆黑,淳朴的让你想起田园,其实这样的光景小时候都有,只不过慢慢长大,久居都市,渐而淡忘。

以茶代酒,把茶言欢,一年前,甚至几个月前毫无交集的我们居然可以坐在这样的院子里吃吃笑笑,除了缘分,无他。

对第二天的爬山,我和李同学绝对是蔑视了,丹霞山以红色山体而称奇,从来没有听说过它和“险峻”一词有什么瓜葛联系,以为不过和南京的紫金山一样是个小小山包权当漫步而已,然后便有了我们一天半之中堪称荡气回肠的15个小时的扫山(我窜改了“扫街”二字)之行。

而精彩,总在意料之外。

韶关东火车站前


丹霞山景区

抵达的时候,恰逢一场落日


落日下的李同学

陶说,我们拍的不够好,因为没有拍出剪影。。。

金刚好姐妹哈哈

幸福楼客栈,在这样的棚子里吃饭

屋檐下,一点点的晚霞

晚霞之色

新鲜的蔬菜,绿配绿,色泽需要改进啊

豆腐塞肉,豆腐很好吃

野菜肉片汤

炸小鱼,拍糊了

要属这个红辣椒最出彩,拌饭什么的就靠它了

丹霞山以红色的山体而著称,不过这样的“年轻”丹霞,如今已经不多了

第二天爬山看到的景色,虽说很累,可是美景很养眼

一直记得钟鸣老师说:要有“前景”的点缀,O(∩_∩)O

二 一路直到阴元石

去丹霞山之前,除了肤浅的略有所闻之外,我对其毫无概念,本来还想查一下,不过情流感说都规划好了,遂乐得偷懒,决定跟着大哥走。

其实我这个人很懒,可周围都是比我更懒的人,于是每次都“不幸”沦为那个最苦最累查攻略查路线的苦力,然后当在目的地一问三不知之际,劳动成果还要被陶调侃:你这个工作怎么那么粗糙啊?……说起来都是泪啊。

事实证明李同学也是个大懒人,爬山前一天晚上我们睡在床上聊天,她对我说她啥也没查,我说我也是,好吧,我们两眼一摸瞎就来到了丹霞山。

清晨,情流感喊我们下去吃早饭,不知道他在看见我们爬山装束的那一刻,有没有一点想抱头痛哭的感觉?我吧,好歹还是短裤短衣平底鞋,虽然离传统的爬山装备是偏离了一些,让人吃惊的是李同学的装扮,贴身小洋装,中间一腰带,蹬一双坡跟小皮鞋,客栈老板都忍不住替她着急(注意,这里读:zhuoji):请问,你这是要去爬山么?

李同学一脸无辜,说这个装扮是学习我的结果,她以为丹霞山和逛公园一样好走,对接下来的山路之陡峭任务之繁重完全认识不足。

幸好,在我们“浮华”的外衣之下,是一颗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的皮实心脏,不然爬几步就喊苦喊累,捶胸抹泪,情流感一定跺脚发誓:下次坚决不带我们耍。

早饭是米线,清淡的我们需要不断往里面拌红辣椒,吃饱后开始了我们这一天的征程。

蓝天白云,岱山绿草,空气新鲜,大口呼吸,吸气吐纳,这一天周一,游客寥寥又寥寥,很多时候感觉就是我们三个在包山游。

上午要爬的是长老峰,最开始山路确实毫无难度,属于风景很好的绵延台阶,没走几步遇到一位云游僧人,手拿单反,身背登山包,情流感和他互拍,闲聊中得知云游僧已经游历了很多地方,还有鼓鼓10万或者更多的盘缠让他继续云游,当然人家也说了,你们看到的是旅游,在他看来是修行,会将修行的结果写一本书,供更多的人阅之,悟道……当今的僧人已然这么时髦生活方式这么前卫了么?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惊呆了……

登山路线由情流感一力打造,他说走哪就走哪,期间,他也充分发挥民主之精神问我们意见,由于肚里没货,完全不懂哪是哪,我和李同学只能唯其马首是瞻。

第一个景点是一线天福音峡,从福音峡的栈道上远望,群山围绕着湖水,上面飘荡着白云,画一般的美景让我打望又打望,说:丹霞山这么美啊。虽然后面发现,福音峡的景色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名山都离不开摩崖石刻,这是中国特色,丹霞山也不外乎于此,大概是为突出“丹霞”之特点,石刻字迹多为朱红,最爱其中一幅,说“红尘不到,赤城千仞”,感觉特文艺,文艺的还特有意境。

别传寺,当年也曾繁盛一时,如今在大兴土木,从已建好的部分建筑来看,有些不伦不类,像个用于农家乐的小院,不知道当年创建它的高僧看到,会不会潸然泪下,倒是那寺前的山门有一番古老苍劲之感,深得我们喜爱,在山门前凹来凹去凹造型,都是爱臭美的人。

忽略别传寺“怪诞”的建筑不谈,寺前的景色堪称美轮美奂,站在这个角度,湖水碧绿,群山错落有致,两座凸起的山体像个友好的连体大蘑菇,这样的周一,不用上班,还和新老朋友一起看这连绵绿色美景,忍不住欲高唱:我想飞,飞的更高……

继续前行,走到丹梯之下,撇头往旁边一看,山坡上内凹题字“宜若登天”,情流感忽然猴子一般的登上去,身手敏捷,堪称现代一把轻功好手,看他在刻字旁笑得那么开心好像“天下武功我最强”的样子,我也忍不住跃跃欲试,哎,不得不说我真的很有攀岩“天赋”,蹭蹭蹭也上去了,如行云流水不带一点磕绊,把李同学看得目瞪口呆,说总算是亲眼目睹了我矫捷的小身板。

站在丹梯上远眺丹霞山,它更美了,湖水绸缎般沿群山蜿蜒而去,绿色的植被下裸露出褐色的山体,雄壮与秀美皆有之。

爬到长老峰时,我们的体力还堪称旺盛,李同学甚至对出发时客栈老板的惊讶深感疑虑,话说这一路,并不险啊,除了不能效仿我和情流感猴子般上上下下到处乱窜之外,小洋装连衣裙爬山完全hold的住嘛。

此时,已近正午,或许是因为光线或许是因为云层,长老峰眺望出去的群山并不如在丹梯上看到的那般富有层次感,因此情流感做了一番凭栏祖国江山无限好的远眺之外,我们准备打道下山。

太阳已升的老高,没有树荫的山道上烈日那个猛烈,让我不得不再次使用围巾包头这个防晒利器,可依然无法阻止几步一身汗的势头,山风吹来,汗水吹干,重新上路,又出一身汗,几经反复,本以为夏日爬山的经历已够虐心,后来回到上海,连日逾40度高温“烧烤”,某次40度时和陶去逛街,烈日下裸露了那么两分钟,惊恐不已,问陶:快点帮我确认下,我的头发是不是烧焦了?就是这么写实,一点都不夸张,相比之下,丹霞山的爬山之旅堪称凉爽舒适。

忽然情流感让我们抬头看,原来已到双喜台,悬崖上那个“囍”十分逼真,大自然的风化妙手是何等神奇。远处飞来一只大鸟,情流感大喊“旺财,旺财”,大鸟像是听懂了人语,飞近,才发现是一只苍鹰。

大自然的神奇力量还体现在阴元石,只是它的位置似乎有些偏,也没有一般景区主景点旁纪念品卖的风生水起的热闹人气,它前面只有一截长长的木凳,一旁杂草丛生,一不留意,就会擦肩而过。

拍个到此一游照

爬山,从长老峰开始

是,这就是李同学的爬山装束

这个,现在的僧人老时髦了

一线天福音峡,这大概是一线天里的胖子

福音峡看过去的丹霞景色,已经很美

给情流感童靴拍一张

丹霞摩崖石刻

红尘不到,赤城千仞,感觉特文艺O(∩_∩)O

古老的山门前

一起游天下,今日游丹霞

别传寺如今的寺庙建筑让我不忍拍摄,可寺前的景色,美啊

我想飞,飞的更高

这一段大概是长老峰景区内比较险的,不过对于我们来说,没有难度



笑得这么好,以为自己武功很高么

这张不仅显示了情流感童靴的身手敏捷,同时也显示了那块石刻的方位

我的攀爬功夫也是不错滴


丹梯上俯瞰的丹霞山,美景超出了我的想象

加一点点树叶的前景点缀

登顶长老峰,门洞外的天

长老峰景色,没能拍出它的美,很多游客来这看日出,大概日出时分会比较美吧

双喜台,大自然的风化力量

天上飞的原来是一只苍鹰,它被命名为:旺财。。。。



双喜台处好姐妹

这一路的下山路,烈日当头,晒死啊。。不过我有防晒利器

很不显眼的阴元石,还有一个阳元石,不要奇怪,,,,这就是大自然

三翔龙湖畔欢乐多

通往翔龙湖的路上,我们拐进了一条岔道,结果发现是一条科考路线,要单独收费,这条路想必没什么人来,这天更是人迹罕至,只有我们仨在幽静的山间小道里不断探寻,生怕错过了什么精彩看点。

经过一段长达数百级的台阶后,是一块相对平地,这里就像是一片避世隐土,守山的看林人悠哉悠哉的在炒饭,看见我们眼皮也不抬一下,似乎认定了我们不会再花60块去什么科考之路。

事实上,我们确实也吝惜60块大洋,互相说:这条路是给科学家准备的,像咱尔等凡人,就算珍稀物种长在脚下,也有眼不识泰山,去了也看不懂,再说也累了,接下来还要赶路呢。而我敢保证,若这条路线免费,我们定然二话不说冲进去……

看林人的生活悠闲中不乏惬意,这边在炒饭,那边河水里还冰镇了一个西瓜,正走的人困马乏,多么想吃一个冰西瓜解渴消暑,脑子里甚至冒出一个想法:是不是可以和看林人商量让他把西瓜卖给我们……不过看情流感和李同学两人都很淡定似乎对那西瓜一点都不觊觎的样子,我决定不能扰乱军心,更不能暴露我是个好吃鬼,于是在河边做了个抱瓜动作用来“画饼充饥”,后来,情流感也去河边抱西瓜了,他脸上顿时泛起的笑容让我确定:其实他也想把那西瓜剖了吃的。

不久来到翔龙湖,微风四起,飘起小雨,小雨骤停,阵阵凉风,湖边让人泛起玩兴,我们又是“翩翩起舞”又是“展翅欲飞”又是“静坐沉思”又是“背靠背来好姐妹和好兄妹”(备注:全是拍照动作)。

话说这一路我们基本上是滔滔不绝,笑声不断,当然偶尔我也面露思考不解状,主要是对情流感说的重庆普通话听得似是而非,尤其在他语速变快之际,碍于我自己普通话发音也不分翘舌,而且当面指责人家的普通话发音不标准,会恼羞成怒的吧?是讲还是不讲呢?有些犹豫。

终于在湖边背靠背拍照的时候,我爆发了,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情流感说:把手Cheng出去。

我没听懂,问:什么?

他重复了一遍:把手Cheng出去。

我再次不解,说:啥?

情流感以为我是聋子要不就是傻子,提高了声调,再次高八度说:把手Cheng出去。

替我们拍合影的李同学李大摄影师真是替我们着急(发音:zhuoji)啊,但她也不提示我……,可能她自己也没听懂。

于是我回过头去看情流感到底摆的是啥高深动作,不看不知道,一看我终于恍然大悟,说:原来你说的是把手伸出去啊,老天,那读:shen好不好?

被我一阵抢白之下,情流感有些不好意思,遂坦白交代,说他普通话确实说的不好,不是有句话那样说么: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四川人说普通话,你们大可以纠正我,有一说一。

那么接下来我和李同学决定畅所欲言了,当情流感指导我拍照说:相机扶稳,不要tou动时,我说那读:抖,dou。当他对着湖水一番抒情说Fu水好美时,李同学说那读:湖,hu……列举起来发现情流感“t,d”不分,“F,h”不分,“L,n”不分,好吧,不分的实在是太多了,简直成了情流感普通话的批斗大会。

然后情流感忽然间就不会说话了,再说时一字一顿生怕说错被我们揪住小辫子,这一路真是欢乐无比,李同学的那句“额的个神”也纷纷被复制,引用。

从早上8点到下午1点多,连续徒步爬山5个多小时,除了汗流一路,并不觉有多累,回客栈吃了个午饭,李同学神清气爽,心想:小洋装连衣裙爬山怎么了?这不是平平安安下来了么,毫发无损啊,客栈老板没必要大惊小怪撒,我看这丹霞山很好爬嘛,得意劲飞满脸上。

没有人告诉我们接下来的阳元山是什么情况,甚至连事先查攻略堪称仔细的情流感也毫无所知,这一刻,我们对接下来要征服的阳元山踌躇满志。

小道上,停下来拍那光影中的树叶

叶子于阳光的照影

再次经过一线天,说:这一线天好胖啊。。



通往科考路线的路



这条路线需要另外收费60元,反正我们也看不懂,就不浪费钱啦,于是折回



看见河边有个西瓜


好想把这个西瓜吃掉。。。

情流感颠了颠西瓜,那“狡诈”的笑容透露,其实他也想把这西瓜破了吃。。。


通往翔龙湖的石子路


寂静山路,一份安静,些许清凉

翔龙湖到啦


湖上的桥形态各异

木桩状,山里的淳朴


龙之图腾

有人在湖上泛舟



现在是各种臭美时间

湖边的一块圆石,成了我们的秀场

once again,把手伸出去

蓝天,在水中的倒影


大音希声

这样的峡谷,适合拍飞天


上午到此结束,回客栈吃饭休整,客栈前的草地

简单的午饭,鸡蛋西红柿米线


四挺进阳元山

吃饱喝足,我们精神抖擞,迈开步子向阳元山挺进。

下午换了双好走的绣花鞋,倒不是未卜先知后面的山路崎岖,主要是想秀秀那双买来快四年却一直无缘露脸的鞋子。

途径一片翠绿湖水,名叫锦江,可乘竹筏游览水上丹霞,听说那是另一番秀丽景象,可坐竹筏要100块,要知道门票也才100啊,于是我们头也不回的继续徒步。

阳元山从穿越一条木栈道开始,栈道旁荷花待放,芭蕉叶卷,一派小清新青色,和公园步道无异,走在上面,大家的步子堪称轻快怡人。

木栈道旁有一山头叫做怪面崖,据说那是四张人脸,我们讨论良久,甚至皱眉抹下巴做苦思冥想状,结论是俺们想象力太差……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双乳石景点,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再次惊呆,如果说这些年这块凸起的石头样子没变,那当初将其命名为“双乳石”的人想象力简直让人膜拜,让尔等鞭长莫及。

很快便来到阳元石下,这是丹霞山景区最为著名的景点,网上有一段轶事如此介绍,联合国负责评审世界地质公园的主任,看到阳元石后惊讶无比,但其故作镇定,尽量压抑表情,可那内心的偷笑仍旧忍不住荡漾在脸上,这一瞬被善于扑捉的景区申遗负责人看到,立马断言,丹霞山一定能入围成功,果不其然。

在古老的年代里,生殖崇拜是一种遍及世界的普遍现象,古今中外表达这种崇拜的艺术作品比比皆是,而今,虽然离产生生殖崇拜的年代已过去很远很远,但由此衍生而出的文化,或许仍在各个方面发挥着潜移默化的影响。

这不,不远处的山坡上传来笑声一片,一阵高过一阵,如波涛汹涌连绵不绝,我们仨匪夷所思,因为这一路我们都堪称徜徉在静寂的景区里,忽闻惊涛骇浪般的笑声,不免惊诧,决定一探究竟,上面是有座金山大家是在挖金子么,我们想。

然后发现是一团人,男男女女,对着阳元石又搂又抱,个中言语让我们怀疑忽然置身三级片现场,如果说不再忌讳谈“性”是时代的进步,那么过度放大与当众调情,把公共场所当做自家闺房一样为所欲为,请恕我们都太传统,或者还没有进化到理解这样的幽默,只能愕然走掉。

冲着云崖栈道走去,栈道前,是一条灌丛小道,道口还有一块牌子,上书温馨提示,说:难度系数五颗星,走此路段需胆大,心细,体力欠佳或畏高者须慎重考虑。

无疑,我们都觉得自己很强悍,怎么可能因为牌子上的话望而却步呢?昂首挺胸向前走去。路上碰到个从云崖栈道翻过来的男生,此男生看见我们神秘一笑,说:祝你们好运。

一开始是弯弯曲曲纵横沟壑的羊肠小道,路虽难走,好歹人还可以站直,后来山道越来越“险恶”,又窄又陡,需要手脚并用,扶着铁链丝毫不敢懈怠,此时才顿觉那位男生的问候语,原来另有深意。

以为刚翻过90度峭壁,可以轻松一点,谁知眼前又是一段像被雷公劈开的峭壁,坡度仍是90度,于是再度手脚并用,这不是爬山,这是攀山。

情流感一直提醒我们要小心,小心,再小心,鼓励我们拿出不怕苦不怕累不怕一切艰难险阻的精神,把这栈道拿下。

我时不时回头望一眼穿着小洋装默默“攀”山的李同学,情流感也不时盯着李同学脚下那双小坡跟皮鞋,我们都生怕李同学有什么闪失,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宛如悬崖一般的栈道上,也没有武打小说里说的神雕,万一扭到脚,走不动路,该如何下山?

李同学看看我,薄背短腿,又看看情流感,资深瘦子一枚,心下十分之明白,万一受伤,谁都指望不上的道理,她也着实强悍,没哼一声苦,硬是“翻”过了一座又一座的小山头。

瞅准时机,我就拿出相机拍照,因为特别想记录这一刻,觉得大家的样子都很伟岸。

站在云崖栈道上一段相对平整的小道上,和情流感达成共识,这云崖栈道堪比华山险峻,至少在华山我基本可以保持像人一样直立行走,在这里,多数时候不得不让自己像猴子一样攀爬,扶着栏杆休息,拍照留念,回望那过来的山道,汗水流了一路,想倒吸一口凉气,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在幻听,感觉听到隐隐约约悉悉索索的女生哭声,想必是爬着爬着吓坏了,反观我和李同学,全程无怨,吭哧吭哧,埋头向前进,以致于后来我们坐在细美寨前,反应过来原来云崖栈道已是过去式,不禁仰天长笑:我们是金刚女汉子。

如今的细美寨只是一段残垣断壁,不过站在那断壁上俯瞰云中夕阳,觉得特别唯美,尽管我身上臭汗淋漓,攀山攀的灰头土脸。

有了云崖栈道的对比,九九天梯简直成了一段好走的路,至少每块石阶都很平整,而天梯旁的巨石,成了我们撒欢的好场所,此为栈道后遗症,栈道一路几乎只能只身一两人,忽然看到开阔处,那种感觉就是想翻跟斗啊。

下山途中终于看到卖凉粉的小贩,我们像饿狼般冲过去,一人一碗,透心凉。

通泰桥,说走过这座桥,从此人生通达泰来,反正万事莫愁自有贵人相助之意,所以,尽管我们累得仿佛随时都要跪倒在地,冲着那良好的寓意,我们咬紧牙关,去了,毅然决然,感觉像是为以后人生道路平坦誓死拼搏一把。

这是一座天生桥,我觉得蛮神奇的,不过情流感说不如他们武隆的天生三桥,我说某一天会去,我的未来真忙碌,被塞满了若干行程。

走出通泰桥,回去的路上,感觉这一天真长,长的10个小时几乎一直在走,长的一路风景不断,回望那崖壁上一条长长像是山体间忽然裂出来的沟槽,不可思议刚才就从上面走过,什么叫做无知者无畏,我们亲身证明了这点,若事先知道那崖壁上密密麻麻如拉链齿连接而成的东西就是云崖栈道,我想我会建议:不如阔气一把,花100块去看水上丹霞的吧。

若这样,也就没法站在山顶的嘉遁亭上饱览那宛如国画一般的山水风光,或许也不会在时隔两个多月后仍历历在目,付出汗水,用心追逐的风景,总是使人难忘。

【可乘船,竹筏去看水上丹霞,俺们穷游,省钱,徒步】

【来来来,进山拍个照】


【怪面崖?原谅我贫瘠的想象力】

【木栈道上拍我的绣花鞋,终于有机会穿你了,平遥买的绣花鞋】

【不会放过幽静小道,在我看来,是臭美好场所】

【好吧,阳元石被我拍成了这样。。。】

【进入云崖栈道前的温馨提示,我们都觉得自己身强力壮,果敢挺进】

【一开始的路还算好走】



【然后,走进去发现路,是这样的】


【情流感提醒我们小心,站稳,拿出相机给我们拍照】

【不时回头看,李同学是否安好,有看过这样装备爬山的么?李同学做到了】

【山有多陡,请看】

【情流感在奋勇爬山,我奋勇记录他“伟岸”的样子】

【真的,真的是90度】

【当镜头对着我的时候,我还是露出了“专业”的笑容】


【必须,必须留影纪念】

【转眼,我们已经征服了云崖栈道】

【看着山顶的美景,不禁心旷神怡】

【如今的细美寨,只是残垣断壁】

【可是这样的夕阳,谁能说不是美景】

【我甚至有些陶醉,忘了一路疲惫】

【爬过云崖栈道后,九九天梯易如反掌,两个李姓本家哦】

【一旁的巨石,成了我们的秀场】

【李同学也来巨石耍一把】

【夕阳西下】

【撒欢,不用担心我掉下去,有栏杆围着的,毕竟我虽爱拍照,可还是很惜命的】

【情流感在考察,说能不能把这改造成顶级山顶洞客房】

【当爬了一整下午的山,没有进食,汗流一路,突遇一碗凉粉,如同人间美味】

【天生桥,情流感说不如他们重庆武隆的天生三桥,好,改日去瞧】

【桥上】

五 一曲坚持之歌

话说那天从阳元山下来,筋疲力尽却又神清气爽,尤其站在山下公路上遥望那宛如悬崖中之细缝的云崖栈道,就这么攀山越岭过来了么?一股自豪感袭上心头,为我们结实的脚板和身板。

走在景区的公路上,天边开始出现淡淡晚霞,玩兴起,和李同学打算拍打人照,原创于某年春节,盛和老张,我和陶先后演绎,最后影帝老张以传神表情胜出。丹霞山寂静的公路上,我露出惊恐状以试图表现李同学的“大力流星拳”,结果她粉拳软绵绵打下来,看见我瞪大双眼一脸无辜惊吓的样子,忍不住笑场,哎,远远没达到我要的打人照效果,李同学,演技要加强啊。

那么,一天爬了10小时山的我们,回到客栈,食量堪比饿狼,狼吞虎咽,尽管南瓜藤有点老,凉拌野菜不够入味,我们还是将几道菜一扫而光。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某道菜的菜谱源于情流感现场临时发挥,事情是这个样子的,我们点了好几道菜,客栈老板娘都说没有,情流感遂问那你们有什么,客栈老板娘扳起指头说有啥啥啥,闻毕,情流感大手一挥,说那就做个酸菜米线肉片汤吧,做法嘛,很简单,一二三四五步骤要领倾囊相授,还特慷慨大方的说可以写进客栈菜单里,版权费不收。

我和李同学听得一愣一愣,然后互相不好意思埋头,说现在男人都这么会做饭做菜的么?比起李同学,我还好点,至少我做的菜陶还说蛮好吃,当然也有可能是陶布的局,希望通过表扬骗我继续烧菜,李同学烧的菜,直接把她老公吃吐了,就此立刻、马上从厨房岗位下岗,永久的。

晚上大家看了下白天拍的照片,接着一夜安睡。


【李同学,演技要加强啊】

【天边的晚霞】



【情流感临时发挥的菜谱-酸菜米线肉片汤】


第二天一早我们再度前往长老峰景区,去爬前一日没有爬过的宝珠峰路线。

起初的路线和前一日一样,印象中明明是很好走的台阶,却爬得我气喘吁吁,不敢相信和昨天走得是同一条道,一天前,我经过这时健步如飞,一天后,腿重的像铁铅,腿一抬,面部扭曲,每一步都像是一声祈求:好想一屁股坐下来不走了啊。

可抬头看看情流感,又看看李同学,他们都很顽强的在走,虽然李同学也偶尔哼哼,说怎么今天的腿像灌了铅一样?但眼神中都自有一股“不到南山不回头”的坚定,那我也不好佯装林黛玉,咬紧牙关继续爬。

从一条小道弯去草悬岩,这是昨天没有经过的景点,山体呈朱红色,典型的丹霞地貌,被我们评为这是丹霞山硕果不多的丹霞美女,两天以来,虽然我们一直在丹霞山中走,映入眼帘的都是各式各样的丹霞地貌,但山体真正朱红的不多,多数岩石已发黑,以致于开玩笑说:或许再过些年,丹霞山要改名叫黑石山了,联想起陆放翁说“女子盛时无十年”,也是,连大山都不能永葆青春,何况乎人。

虽然草悬岩凭其肌肤论,无疑是丹霞美女,但其实这里并不热门,偏安一隅,羊肠小道,人迹罕至,旁边的房子甚至已经废弃,里面零零落落,倒成了游客“挥洒宝墨”的“好”场所,“某某到此一游”云云,不一而足。除了游客们宣泄心情的墨迹之外,还有“毛主席万岁”的大标语,对于此,只能说是时代印痕了,我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可种种印迹表明,那是个简单而又狂热的时期。简单,让人怀念,而狂热,任何时候都不应该成为主流。

从草悬岩一路过去,多是树荫茂密的林间小道,来到海螺峰的螺顶浮图塔下,塔身雕刻的是唐僧取经的故事,而我们的丹霞经,尚未取完,据说前面是宝珠峰,景色秀丽,眼看取经之路,胜利在望,大家挥汗继续前行。

【一开始的路线与前日一致,可是这样的山路已经爬的我气喘吁吁,要知道一天前我可是小跑着上去的啊】



【坐下来歇歇,第二天李同学换上了裤子】

【我呢,换上了长裙,虽然这也不是正常的登山装备】

【情流感换上了红衣,太抢镜了,眼睛要闪瞎了】

【草悬岩,肌肤红嫩,是丹霞美女】

【浮图塔,刻得是唐僧西天取经的故事】

【栏杆旁还结着蜘蛛网,看来没什么人来】



此时我的体力已接近崩溃边缘,一开始还时不时停下来拍照,拍张臭美到此一游照是我孜孜不倦继续攀登的动力,可后来我连拍照也拍不动了,仿佛对着镜头笑一笑会耗尽我所剩无几的体力。

当然,聊天还是要继续的,这也是大家确认彼此安好的方式,李同学直呼这次怠慢丹霞山了,早知道就应该高度戒备起来,从战略上加以重视,首先得备双好走的鞋,其次得带上充足的食物,因为山上真是哪哪都没有小贩啊。情流感说起他更年轻(友情加个“更”字)的时候,是一枚时尚潮男,体力好到爆棚,可以连续蹦的(那时应该叫:迪斯高吧)5小时也不知疲惫,听到“蹦的”这么久远而前卫的词,忽然想起自己至今还没蹦过,没有蹦过的的人生或许是不完整的,什么时候我要去补补这个缺憾。

宝珠峰到了,我们直呼绝倒,首先那宝珠亭就是座水泥砌的再普通不过的亭子,刷了点粉红涂料就当是“宝”了,更要命的周围一圈树长的老高,简直密不透风,景色顿无,只有一个景区清洁人员默默清扫树叶,抬起头疑惑看着我们,是不是在想:哎,又来了三个上当受骗的蠢游客。

【 通往宝珠峰的路上,多是这样的林间小道】


【我已经累得快笑不动了】


【这个景点,叫虹桥拥翠】



【这就是宝珠峰的宝珠亭,四周长满了大树,什么都看不到,太坑爹了】


收拾心情重新上路,就像人生有起有起伏,权当宝珠峰是人生之低谷吧,很快,我们迎来了人生的高潮-舵石和韶音台,视野开阔,白云在头上飘,绿色的湖水绕着青山舞动,还有悬崖峭壁上的书法“舵石”可以欣赏,一切都显得那么赏心悦目。情流感在巨石上俯瞰群山高喊:我爱大自然。多么正面和主旋律。

舵石和韶音台之间还有段距离,约需要徒步20分钟,如果是跟团的话,导游一般带领游客在韶音台上拍张照就宣告结束,火速拉走,不会绕远去舵石,所以看着游客被导游从韶音台拉走,弃风景迤逦的舵石而不顾,真是替游客们惋惜和着急啊。

从韶音台下来,看到缆车旁有卖冷饮的小商铺,两眼放光,冲出去买了两根,然后坐在一旁的石凳上开吃,顿觉人生真是写意啊,有东西吃,不用走路,上一个目标已经完成,下一个目标还未开始……

后来因时间问题,坐缆车下山,自此,一天半的丹霞山之行就此结束,在韶关火车站作别,我和李回广州,情流感继续踏上征途,我们只相处了不过短短两天,却觉得仿佛已经认识许久。

写了一万多字来记录此行,一来连续15小时的登山行确实比较难忘,二来我仍旧有啰啰嗦嗦的絮叨习惯,不将心中的感想码完,那段旅行似乎就永远没有结束。

转眼,我们都要进入下一个旅程,各自,虽然下一次,我们不在一起,目的地也大相径庭,可是精彩,会依旧上演,不管在哪里,都要有好心情,还有坚持,坚持是一种毅力和美德。

【好在舵石的景色,真美,平息了我们受伤的心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文热点

返回顶部